新闻中心
阿森纳的欧冠十六郎故事 始于这位犹大的一脚
时间:2022-11-23 14:22点击量:


  欧冠十六郎,曾经是皇马的专属称号,那些年,他们在欧冠十六强连续被罗马、利物浦、里昂等球队淘汰,直到穆里尼奥到来才重新激活了皇马的欧冠DNA。如今,皇马已非吴下阿蒙,接替十六郎名号的,成了阿森纳。

  3-4巴塞罗那、3-4AC米兰、3-3拜仁(客场进球少)、1-3拜仁、3-3摩纳哥(客场进球少)、1-5巴萨、2-10拜仁……有人对阿森纳的欧冠印象是“站着死”,但不难发现,近几年枪手已经从站着死变成了跪着死、甚至趴着死。

  球迷可能已经淡忘了,在10-11赛季之前,阿森纳也是欧冠八强、四强的常客。09-10赛季,阿森纳在八分之一决赛次回合5-0大胜波尔图,在八强战中被巴萨淘汰;08-09赛季,阿森纳一路杀进欧冠四强,在半决赛被曼联淘汰;07-08赛季,阿森纳在八分之一决赛中2-0淘汰卫冕冠军AC米兰……那些年的阿森纳,尚非惨案队、十六郎。

  10-11赛季,阿森纳与“宇宙队”巴萨在十六强战中狭路相逢。在首回合的较量中,阿森纳在落后的情况下由范佩西和阿尔沙文连下两城,逆转巴萨。来到客场,阿森纳队上半场开局不利,法布雷加斯在本方禁区前丢球,巴萨抓住机会破门,阿森纳0-1落后。

  下半场比赛,没有一脚射正的阿森纳靠着布斯克茨的乌龙球扳平了比分,拿到一个客场进球的枪手士气大振。此时,争议的一幕出现了。

  比赛进行到第56分钟,范佩西接到队友长传之后完成射门,却吃到了一张黄牌。当值主裁判布萨卡认为荷兰人在哨响之后仍然射门,因此向他出示黄牌。从规则上来看,裁判的处理没有问题。范佩西被罚下后,巴萨连进两球,淘汰了10人作战的阿森纳。

  但范佩西有自己的看法,他向主裁判示意:诺坎普噪音那么大,我怎么可能听得清哨声?央视解说徐阳也认为:“从范佩西的动作来看,是比较连贯的,应该是压根没听见吹哨。”范佩西自己在赛后也对判罚大为不满:“我被罚下场对于最终的比赛结果有很大影响,这太可笑了,我怎么可能在全场95000名观众制造的声浪中听到哨声?何况这其中的间隔只有一秒,如果他鸣哨5、6秒后我还射门,他吹我还有情可原。我真不理解他是怎么想的。”

  此情可待成追忆。当范佩西大声为自己鸣冤时,他身边的法布雷加斯一脸讽刺的笑容望着主裁判布萨卡。谁能想到,在不久的将来,范大将军成了“范雄心”,小法成了“忠义法”,从枪手的英雄变成叛徒犹大。

  如果没有这张红牌,阿森纳能否坚持到最后?或许也不能,但这张红牌居然开启了一个时代,一个阿森纳习惯性出局、耻辱性出局的时代。范佩西的那张红牌,成为温格麾下的阿森纳留在欧冠赛场的最后一次战斗过的纪念碑。自那之后,只剩耻辱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