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内外交困四面楚歌俄罗斯足球正面临着前所未有
时间:2022-08-02 19:14点击量:


  北京时间7月10日0点,俄罗斯超级杯的争夺,在上赛季的俄超冠军泽尼特,和俄罗斯杯冠军莫斯科斯巴达之间展开。现场共有超过60,000名的观众观看了本次赛事,最终泽尼特4-0大胜莫斯科斯巴达,队史第7次捧起了俄超杯冠军。本场比赛过后,按照惯例,新赛季的俄超联赛也将在下周拉开序幕。

  观众纷纷进场,联赛也将重新开启。俄罗斯足球难道已经转危为安,重焕生机了么?

  答案是否定的!如今的俄罗斯足球,依然处在战争的阴云之中。本赛季的欧冠、欧联、欧协联等各级别欧洲赛事仍然拒绝俄超球队参加,正在进行的女足欧洲杯和年底开打的卡塔尔世界杯,也依然不会有俄罗斯国家队的身影。

  尽管俄罗斯足球联盟(RFU)始终坚决反对国际足联和欧足联无限期禁止所有俄罗斯球队参加国际比赛的决定。但显而易见的是,只要俄乌冲突不解决,禁令就很难会被解除。

  这种孤立对俄罗斯足球带来了深刻的影响。首先是俄超联赛的外籍球员流失严重,并且这种情况还会进一步恶化。因为在国际足联的新规下,外籍球员可以与俄超俱乐部单方面解约的裁定,已经被延长至了明年夏天。其次是财务压力,俄乌冲突导致俄国联赛的商业伙伴流失,收入来源减少,目前各球队除了削减预算,别无选择。

  “大多数的球员不会对此发表公开的意见。”一名消息人士告诉TA记者,“但我和一些俄罗斯球员谈过,他们显然都很伤心。”

  “像索契这样的2018年才成立的新俱乐部,他们19/20赛季就升入俄超,上赛季便在俄超联赛拿到了亚军。和季军莫斯科迪纳摩一样,他们虽然没能在联赛捧杯,但他们理应获得在欧战赛场上证明自己的机会。而事实却不是这样,因为普京政府的所作所为,他们整个赛季的努力都变得毫无意义。”

  不过,俄罗斯球队的遭遇很难得到世界球迷的同情,因为和乌克兰球队相比,他们的顶级联赛日程,几乎没有受到战争的影响,他们的训练基地,也没有遭受过炮弹的袭击。

  俄罗斯足球所面临的危机,最主要的就是外籍高水平运动员流失的问题。这一点对很多俱乐部来说非常致命。自俄乌冲突发生之后,像喀山红宝石这样的球队,在流失了队内7名外籍球员之后,已经从俄超联赛降入了俄甲联赛。

  在喀山红宝石的离队名单中,除了队长尤列莫维奇(Filip Uremovic)和主力边锋德雷耶尔(Anders Dreyer)之外,格鲁吉亚新星克瓦拉茨赫利亚(Khvicha Kvaratskhelia),在短暂效力家乡球队巴统迪纳摩之后,被那不勒斯相中,成为了因西涅的替代者(转会费900万英镑)。

  夏窗开启之后,越来越多的球员选择了离开俄超。尼日利亚前锋艾捷克(Chidera Ejuke)和冰岛中场阿诺尔-西古德森(Arnor Sigurdsson)都是在这一时期单方面终止了与莫斯科中央陆军的合同。

  “为了捍卫球队的利益,我们已经计划对国际足联提起诉讼,允许俄超外援单方面解约的这一政策,在我们看来是具有歧视性的,是从根本上违反其组织章程的。”莫斯科中央陆军在近期的一份官方声明中这样写道。

  莫斯科火车头俱乐部的前执行董事基里切克(Kirichek)告诉TA记者:“俄罗斯的球队正在蒙受巨大的损失,比如你一年前为了引进一名球员花出去1000万英镑,现在这种情况下,送走他你1分也别想赚回来。更有甚者,我已经听说有些国家足协,会要求他们自己国家的球员不要在俄罗斯踢球。”

  前利物浦后卫洛夫伦(Dejan Lovren)就一直坚守在泽尼特,队中的另一位球星马尔科姆 (Malcom)也是如此,这位巴西人2019从巴塞罗那以4000万英镑的转会费加盟球队,目前是泽尼特队内的9名南美球员之一。这9名南美球员中,还包括了今年夏窗才从索契加盟而来的哥伦比亚人马特奥-卡西拉(Mateo Cassierra),他曾公开表示“我想继续在我感觉良好的联赛中踢球”。

  前水晶宫和切尔西边锋摩西,也是留守俄超的外籍球员之一。他与莫斯科斯巴达的合同到2024年才结束。此前他从未在社交平台上提及过俄乌冲突,本周他将重返球队,开始随队进行季前的训练。

  而对一些人来说,对俄罗斯足球的忠诚是有代价的。今年夏天,里布斯(Maciej Rybus)结束了自己在莫斯科火车头长达5年的职业生涯,继而加盟了另一支莫斯科的球队斯巴达克。为此,他失去了参加卡塔尔世界杯的机会,因为波兰国家队已经决定不再考虑对他的征召。

  波兰足协( PZPN )表示,波兰国家队主教练已经告知里布斯,由于他继续效力于俄罗斯球队的决定,他已被国家队除名。接下来里布斯将不会参加国家队9月份的集训,更不会出现在卡塔尔世界杯的赛场。

  里夫斯代表波兰国家队参加过66场正式比赛,之前还入选过2018年世界杯和2020年欧洲杯的国家队名单。他做出留在俄罗斯的决定,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自己的家人(里维斯的妻子是俄罗斯人)。

  在所有留守的教练和球员之中,季莫什丘克(Anatoliy Tymoshchuk)引起的争议可谓最大。这位前乌克兰国家队队长和国家队出场记录的保持者,由于在俄乌冲突爆发之后,依然选择留任泽尼特的助教岗位,进而引起了乌克兰人民的极大愤怒。而且,由于他拒绝对俄乌冲突发表评论,还导致他被乌克兰足协剥夺了教练执照,取消了所有国家荣誉,并且终身禁止在乌克兰境内参加一切与足球有关的活动。

  压力之下,更多的教练选择了离开俄罗斯联赛。上赛季初,俄超联赛共有八名外籍主帅,但如今这一数字已降至三名。

  在俄乌冲突爆发后的几天内,德国人马库斯-吉斯多尔(Markus Gisdol)就辞去了莫斯科火车头主教练职务,离开了俄罗斯。而前诺维奇城主帅丹尼尔-法克(Daniel Farke)更是在签约了俄超球队克拉斯诺达尔之后,一场比赛还没打,就与俱乐部解除了合约。

  此前,泽尼特圣彼得堡俱乐部在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的支持下,已成为过去十年俄罗斯足坛最有实力的球队。他们赢得了过去12个赛季中的7个冠军,其中就包括了18/19赛季至今的四连冠。在运营方面,20/21赛季,泽尼特圣彼得堡俱乐部的年收入为1.87亿英镑,在当年的德勤足球财富榜上排名全球第20名。

  但在俄罗斯足球遭到欧洲制裁之后,由于无法参加欧冠,泽尼特俱乐部的营收遭受重创,要知道,此前仅在欧冠的小组赛阶段,泽尼特的欧战奖金分成就高达约2000万英镑。

  不能参加欧战对俄超的很多球队都有影响。以20/21赛季为例,当赛季欧足联给俄罗斯所有参加欧战俱乐部的奖金分成,共计高达8300万英镑。克拉斯诺达尔、泽尼特和莫斯科火车头三支欧冠球队分别获得了2000万英镑,莫斯科中央陆军在欧联杯的奖金分成也达到了800万英镑。

  不仅在财政方面遭受损失,欧战禁令还使俄超球员失去了与欧洲豪门接触的机会。作为一个冬歇期漫长的国内联赛,俄超本身对优秀球员的吸引力非常有限,尽管俄罗斯足球联盟提出要用新的俄罗斯超级联赛杯,来替代欧冠,增加各俱乐部收入,但对于留住优秀球员来说,这一举措恐怕也收效甚微。

  对一些球队来说,除了被禁止参加欧战,收入降低了10%之外。球衣赞助商的撤出,也使俱乐部的收入大幅缩水。此前,耐克已经宣布结束了与莫斯科斯巴达的长达17年的合作关系,而耐克与泽尼特的合作,未来也必然面临着同样的命运。

  据俄罗斯相关媒体透露,耐克在联赛中的赞助将被吉尔吉斯斯坦的球衣制造商Bigser Sport所取代。

  “耐克已经决定退出俄罗斯市场。未来几个月我们的首要任务,就是要确保公司在缩减运营规模的同时,全力保障耐克员工的利益。”耐克公司发言人告诉The Athletic。

  阿迪达斯方面,早在俄乌冲突爆发后的几周内,俄罗斯足球联盟便失去了与他们的合同。与此同时,除了国外赞助商退出俄罗斯市场的问题,各球队与国内赞助商的合作,也受到了俄乌冲突的影响。

  过去三年,Tinkoff银行一直是俄超联赛的主要赞助商,但由于其创始人廷科夫(Oleg Tinkov)在俄乌冲突发生后的政治表态,直接导致了Tinkoff银行与俄超联赛合作关系的终止。廷科夫说,在他Ins发帖抨击俄方战争行为后的几天内,他在Tinkoff银行35%的股份被克林姆林宫给强迫卖掉了。

  Tinkoff银行的突然撤资,令新赛季的俄超联赛措手不及。“我期待着俄罗斯联邦储蓄银行和VTB银行能够接手,代替Tinkoff银行与俄超联赛进行合作,但事实上他们对此根本不感兴趣。”俄罗斯超级联赛前主席阿肖特-哈恰图良斯(Ashot Khachaturyants)在5月底曾告诉记者。

  “此前对于俄超联赛的发展设想,80%已经化为泡影,新的赛季,我们必须设法活在新的现实之中。”目前已经卸任的阿肖特-哈恰图良斯这样说道。

  新赛季,尽管大多数俄超球队的赞助商都是本土的国有公司,例如斯巴达克就有卢克石油公司的支持,而火车头则属于俄罗斯铁路公司,但长期的战争和国际制裁,未来必然会给这些为俱乐部提供资金的企业产生深刻影响,进而对各俱乐部的利益产生损害,本赛季也许还不明显,线年到来。

  距离俄罗斯世界杯已经过去整整四年,四年前,普京利用自己的影响力,成功地击败西班牙、葡萄牙、荷兰、比利时以及英格兰等世界杯申办国,成为2018年世界杯的举办国。

  四年前,全世界的球迷成群结队而来,据俄总理梅德韦杰夫估计,世界杯期间,约有300万外国游客来到了俄罗斯。并且,如果不是担心种族主义和性少数人群遭遇歧视,这个数字还可能更为壮观。

  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称其为“有史以来最好的世界杯”,“俄罗斯像世人展示了自己的魅力与好客,很多先入为主的观念已经改变,因为人们看到了俄罗斯的真实面目。”

  也许,人们“先入为主的观念”在2018年确实被改变了,但过去六个月的事情,一切又很快变了回来。俄罗斯已经恢复寒冷,国际体育彻底抛弃了它。

  今年的世界杯决赛将在没有俄罗斯的情况下进行,此外欧足联还明确表示,今年夏天开始的欧国联赛事,也不会出现俄罗斯的身影。另外还有女足欧洲杯,俄罗斯女足本来已经被分到了C组。但由于一纸禁令,葡萄牙女足(她们在资格赛附加赛中击败过的对手)将取代她们参加本项赛事。

  男足方面,俄罗斯国家队自从去年11月以0-1负于克罗地亚之后,至今还没有参加过任何一场正式比赛。唯一的动态,就是在3月份,国家队进行过一次集训。迄今为止,有关9月将与伊朗举行友谊赛的计划也已被驳回。

  上赛季的欧冠决赛原定在圣彼得堡举行,但后来又移师巴黎。关于俄罗斯申办2028年欧洲杯或2032年欧洲杯的提议,也早在3月份就被欧足联否决。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俄罗斯都不可能举办大型国际赛事。

  “2018年世界杯之后,俄罗斯足球明显升温,球场的上座人数普遍上升,”基里切克说道。“但后来疫情的爆发严重影响了俄罗斯足球的发展,现在,我们正面临着一个更大的挑战。”

  这样的困难不会被轻易克服,只要俄乌冲突不解决,俄罗斯足球就将继续负重前行。来虎直播互动官网